寶哥:努力干番事業 但不

寶哥:努力干番事業 但不

上周日,迎來10周年的雙11又一次創造了新的成交額紀錄。有不少網友調侃:“以后可以

安利劉明雄:中國市場模

安利劉明雄:中國市場模

今天,安利大中華市場及公共事務副總裁劉明雄走進東方網進博會現場演播室,就如何

羅永亮榮獲2018博鰲直銷

羅永亮榮獲2018博鰲直銷

2018年11月1日至3日,以《重構“人·貨·場”賦能“新·直·消”》為主題的第五屆博鰲直

當前位置: 直銷報道網 > 打傳 >

起底“云數貿、五行幣、五化聯盟”傳銷騙局

時間:2018-11-16 10:19來源:防騙大數據 作者:防騙大數據 點擊:
生活中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歷:一開始被人拉入一個微信群,群里面有人邀請你購買股權投資并承諾返還厚利,同時,你如果能夠邀請別人一起入股還會獲得不同的獎勵。

題圖:主題配圖

【直報網北京11月16日訊】(防騙大數據)生活中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歷:一開始被人拉入一個微信群,群里面有人邀請你購買股權投資并承諾返還厚利,同時,你如果能夠邀請別人一起入股還會獲得不同的獎勵。然而,當你正在暗自做著發財美夢之時卻發現,這一切不過是個“甜蜜”的陷阱...

近日,隨著一起組織、領導傳銷案在江西省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宣判,一個曾經以微信為“主戰場”、借著投資分紅為名而行傳銷之實的神秘組織再次進入了人們的視野。

初識神秘公司

豐城,位于江西省中部、贛江中下游,鄱陽湖盆地南端。因為地處贛江中下游,資源豐富,當地很多人選擇做挖沙生意,屈某曾經就是其中的一員。

離婚之前,她一直和前夫做著用挖沙機挖沙的生意。然而,離婚之后她就沒有再繼續做了。

2015年1月,閑來無事的她,經人介紹在網上投資了一個叫“滿星云”的項目。為了方便聯系,她通過微信加入了一個名為“滿星云”的微信群。

進群后,屈某和一個叫“李某”的簡單聊了幾句之后,就被他拉進了另外一個群。在這個群里,她又被一個自稱“肖哥”的人加為好友并拉進了另外一個群。剛進去沒多久,一個叫云數貿“五化聯盟”的項目立刻引起了屈某的注意。

起初,屈某對群里發送的一些有關云數貿“五化聯盟”的宣傳資料還不以為意,以為只是跟普通的小廣告一樣。然而,隨著群里資料的越發越多以及其他群友之間的聊天,屈某的心里慢慢起了小心思:云數貿“五化聯盟”真的有他們說的那么好嗎?

為了了解清楚云數貿“五化聯盟”,屈某找到把她拉進群的“肖哥”,并向他詳細詢問了這個項目的一些情況。

據“肖哥”介紹,云數貿“五化聯盟”是一家肩負著“神圣使命”的公司,公司現在有一系列的原始股權可以購買。然而,想要購買這些原始股權,需要首先繳納至少500元成為云數貿“五化聯盟”的會員。繳納的這500元又被稱作電子幣,介紹人收取后開始幫新會員在一個專門的網站進行注冊,注冊完后再把賬號和密碼發給新會員。(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只要介紹人新注冊一個會員,就會自動從介紹人那里劃走500個電子幣,劃走的500個電子幣轉化成5000股原始股權,這樣也就完成了一單交易。類似的交易每個人最多可以投資三單。等公司上市賺錢后,股東可以憑借購買的股份分紅。聽完“肖哥”的介紹,屈某不禁有點動了心。

公司承諾厚利

看到屈某對云數貿“五化聯盟”這么感興趣,“肖哥”開始向她進行更詳細的介紹情況。

“肖哥”說,除了依靠購買原始股產生的分紅取得收益外,還可以通過繼續介紹別人投資,獲取不同的獎勵。根據發展會員的多少,分為推薦獎、層碰獎和點碰獎。推薦獎是介紹人直接發展會員獲得的獎勵,獎金為100個電子幣;老會員直接或間接發展的新會員,如果同時發展了兩個人,左右各一單,這就算是一層。其中前五層含第五層,每層每區發展一個以上會員就會產生層碰獎,每層只能碰撞一次,每次層碰獎金為300個電子幣;自第六層含第六層以下,左區總單數和右區總單數進行點碰,會產生點碰獎,每單獎金為50個電子幣,未碰撞完的單數累積到下次點碰。

“肖哥”還向屈某說明,電子幣除了可以用來發展新會員外,還可以用來提現。能賺錢,成本又不大,一想到這,屈某下定了投資云數貿“五化聯盟”項目的決心。

2016年4月,屈某正式開始了她的投資之路。她首先通過微信聯系“肖哥”,并轉了1000元錢讓他幫忙購買云數貿“五化聯盟”股份。

盡管這時微信群里有人說云數貿“五化聯盟”就是一種變相傳銷,但因為投資數額不大,后期還可以賺點錢,屈某還是選擇繼續她的投資。在“肖哥”的幫助下,屈某很快就注冊成功了三個云數貿“五化聯盟”的會員賬號。

拉人入群獲益

為了獲得更多的獎勵,屈某開始不斷地發展新會員。2016年8、9月份的時候,屈某在坐火車去杭州的路上認識了甘某。幾番閑聊之后,二人互加了微信好友。在二人逐漸熟悉之后,屈某開始通過微信向甘某宣傳云數貿“五化聯盟”。

起初,甘某對屈某發過來的資料還不太在意。然而,在一點點了解了云數貿“五化聯盟”的收益模式之后,甘某有點心動了。她先是以自己和她丈夫、兒子、女兒、妹妹的名義注冊了會員,投資了3000元。之后,因為屈某還陸續向她宣傳了云數貿建業盤、云數貿國際盤、云數貿商城,所以她和她姐姐一起又分別投資了4500元、1000元和2.5萬元。

屈某還在微信上建了一個名為“五化聯盟”的群,并通過互相拉的方式,使這個群的人數逐漸發展到了200、300人。同時,也是通過這個群,很多人聯系上屈某希望投資云數貿“五化聯盟”。(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通過上述方式,屈某發展了大量的會員。她發展的會員共形成了兩條線,一條有大約2000人左右,另一條有大約一兩百人。這些人里面既有她自己的親人,也有她的上線為了獲取層碰獎、點碰獎而特意安排進來的。

除了發展新會員,屈某還辦了一個網店,主要經營云數貿“五化聯盟”的一些產品。

2016年12月,屈某突然得到消息稱云數貿“五化聯盟”準備關閉網站,正做著發財美夢的她一下子慌了手腳。網站關閉之后,屈某和她的下線們一直在等著重新開啟的那一天。而他們等來的卻是一個叫“五行幣”的新項目。

此時,在原“五化聯盟”的微信群里,有關“五行幣”的宣傳已經鋪天蓋地而來。然而,“五行幣”推出之后并沒有引起很多人的關注。

2016年12月,眉山市丹棱縣公安局接到群眾舉報,云數貿“五化聯盟”涉嫌傳銷,公安機關立即對此進行了核查。2017年2月底,眉山公安經分析研判后成立了專案組調查。2017年4月,專案組經過一個多月的偵查,掌握了該網絡傳銷組織的犯罪證據,基本查明了犯罪事實,一個神秘組織編織的“甜蜜”陷阱由此被揭露。

揭開神秘面紗

“五化聯盟”的創辦者宋某于2012年自創了一套“云數貿”網絡傳銷制度,以高額返利為誘餌,要求參加者繳納不同數額的費用,成為個人認證商戶、企業認證商戶和聯盟認證商戶,然后根據發展“下線”的情況進行返利。

2013年,“云數貿”被警方查處后,宋某偷渡緬甸,后又輾轉馬來西亞等國,2014年在泰國因持有非法證件被判入獄。在泰國服刑期間,宋某的心腹司某曾到泰國探視,二人密謀再新建一個“云數貿”投資盤,意欲東山再起。

司某回國后,在河南鄭州與康某共同制作了包括會員發展模式、薪酬獎勵制度等內容的“五化聯盟”操作方案。

隨后,康某找到網絡系統編程人員岳某,編制“五化聯盟”網站系統程序和網站頁面。隨后,康某用自己的姓名建立域名,岳某則通過一家美國公司在境外租用服務器,負責對系統進行維護升級,強化系統自動結算功能。

2016年5月,“五化聯盟”網站開始運行,康某制作了各種宣傳資料,召集肖某君、陳某等骨干成員在深圳、珠海等地當面授課,大肆宣傳云數貿“五化聯盟”傳銷模式。(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在宣傳的過程中,“五化聯盟”曾提出過“振興民族互聯網,成就更多平凡人,‘云數貿’項目好,老板虧”...等口號。

2016年5月至2016年12月,該組織通過QQ、微信等渠道先后發展注冊會員20余萬人,層級達130級,涉案金額5.2億元,涉及全國34個省份,以及馬來西亞、新加坡、韓國、美國、英國、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亞等8個國家。

2016年12月,宋某在泰國出獄后,認為“五化聯盟”的傳銷組織特征過于明顯,極易受到查處打擊,于是指使康某、司某關閉了“五化聯盟”網站。網站關閉后,這一犯罪集團又依托原有體系和骨干成員,大肆推廣宣傳“五行幣”。

“五化聯盟”最初宣稱的是股價漲到1元錢的時候,網站停盤并頒發股權證分紅。但是直到2017年網站關閉的時候,也沒有分過紅。由于有人為操作,網站系統中的股價上漲其實完全是被控制住的。

“五化聯盟”中的會員分為初級、中級和高級。電子幣獎金累計3000以下的為初級會員,3000至3萬的為中級會員,3萬以上的為高級會員。當初級會員的電子幣累計達到3000的時候可以申請成為中級會員,當中級會員的電子幣累計達到3萬的時候可以申請成為高級會員。初級會員日封頂獎金幣為500,中級會員日封頂獎金幣為3000,高級會員日封頂獎金幣為3萬。

只有初級會員的獎金幣才能以500為單位進行提現,但必須扣除10%的手續費。中級會員和高級會員的獎金幣分為電子幣、云幣和報單幣三種。中級會員的獎金幣比例為30%的電子幣(可提現)、30%的報單幣(只用于推薦新會員報單使用)、40%的云幣(只可轉換為公司股權)。高級會員的獎金幣比例為20%的電子幣(可提現)、20%的報單幣(只用于推薦新會員報單使用)、60%的云幣(只可轉換為公司股權)。電子幣可以轉化為報單幣和云幣,但是報單幣和云幣不能轉化為電子幣。“五化聯盟”這樣做的目的是限制會員提現。

依法受到懲處

正是因為前述原因,加上發展會員可以獲得不同的獎勵,投資“五化聯盟”的人才會越來越多。而實際上,“五化聯盟”公司無任何經濟實體,也沒有任何股權,傳銷組織者和參加人員所獲收益,僅來自于層層下線人員加入時所交納的高額門檻費。

在該組織因涉嫌傳銷被警方查獲后,許多人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投資參加的是一個傳銷組織。

今年5月7日,豐城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屈某以非法牟利為目的,以投資“五化聯盟”項目的名義,許諾高額收益,要求參與者以交納一定費用的方式獲得會員資格,并按照一定的順序組成層級,以直接或間接發展的會員層級、單數計酬返利,直接或間接發展會員人數超過30人以上,層級達到三級以上,其行為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且系情節嚴重。

因被告人屈某并非傳銷組織的發起人、策劃人、操縱人,可認定為從犯,依法減輕處罰。故判決被告人屈某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一審宣判后,被告人提出上訴。日前,江西省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普法講堂

對于傳銷,我們其實并不陌生,以推銷貨品為名,利用參與者的貪欲對其進行洗腦,讓參與者繳納入會費并發展下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七)在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后增加一條,作為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來規制非法傳銷行為,其中規定:“組織、領導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為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并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活動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近年來,不少新型傳銷方式讓很多人都無法分辨。傳銷組織不再采用傳統聚眾洗腦的方式發展上下線,而是借助微信等電子網絡平臺,打著投資分紅的名義發展“會員”。

然而,不管傳銷組織怎么演變,只要我們掌握了它們的“套路”,就可以準確地識別出來。一般情況下,傳銷組織都是先通過鋪天蓋地的宣傳讓你明白賺錢是多么的簡單,人生規劃從普通員工到副總是多么的簡單,接著,它們再讓你投資項目或者買它們的產品,最后,它們會以承諾獎勵為由讓你不斷地發展“下線”,以此來擴大整個傳銷組織的網絡。

(原標題:起底“云數貿、五行幣、五化聯盟”傳銷騙局,收割韭菜一茬茬...)

責任編輯:佟佟

解讀新聞熱點、呈現敏感事件、更多獨家分析,盡在以下微信公號,掃描二維碼免費閱讀。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服務條款 | 廣告服務 | 頻道合作 | 本網內容授權書
Copyright ? 1998 - 2013 www.Chnds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銷報道網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
竞足合买跟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