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迪胡靜:善的力量

富迪胡靜:善的力量

社會存在就有社會責任,社會責任是我們每個人應該共擔的。國家穩定并不代表沒有生

康恩貝董事長胡季強:專

康恩貝董事長胡季強:專

“去年,康恩貝就進行了戰略調整,產業定位上,明確要專注制藥、專業制藥!”康恩貝

顏志榮:安利開啟2.0時代

顏志榮:安利開啟2.0時代

剛剛過去的“雙十一”讓消費者體驗到了不少購物的變化,單一網購或單一線下渠道面

當前位置: 直銷報道網 > 曝光 >

臥底“中綠傳銷”:投2900賺130萬的騙局

時間:2018-11-19 09:44來源:新京報 作者:新京報 點擊:
2018年10月9日,成都女大學生李歡向四川警方舉報父母從事傳銷,并將自己臥底父母所在的“中綠”傳銷組織窩點所記錄的大量文字、圖片和錄音資料,交給了警方。

10月25日,傳銷組織“中國商務商會”在秦皇島一酒店包下宴會廳,宴請數百名成員,并在宴會上展示金牌,給大家洗腦。 新京報記者 吳江 攝

【直報網北京11月19日訊】(新京報)2018年10月9日,成都女大學生李歡向四川警方舉報父母從事傳銷,并將自己臥底父母所在的“中綠”傳銷組織窩點所記錄的大量文字、圖片和錄音資料,交給了警方。

10月23日,中國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從北京前往四川,對李歡父母進行反傳銷“解救”工作。李歡父母表示,不再進入傳銷組織。

當李歡父母正在接受反傳銷“解救”工作的同時,新京報記者“潛伏”其加入的“中綠傳銷”,發現“中綠傳銷”在“李歡事件”后,為躲避查處,迅速變換窩點,將原本集中居住的傳銷人員分散到秦皇島市的各大小區,將“中綠”的名字改為“中國商務商會”,將原本的“眾籌模式”變為“分享經濟”。傳銷頭目鼓吹打造“中產階級”,渲染“西方經濟侵略”,以此來增強內部凝聚力;偽造“國家政策”,通過展示黃金等財富,來維持謊言。實際上,傳銷組織并無產品,也無實體,依托民間資本累積財富,講師口中的賺錢模式仍是拉人頭入會,“投2900元賺130萬”成了組織上下的目標。

有傳銷高層表示,在秦皇島有數萬人參與傳銷,分別以家庭為單位租住在各小區。為了躲避查處,該組織嚴格控制新人進入,新人進入后需要接受“組織”檢查。

第一課:“講師”的經歷

李歡舉報事件后,秦皇島中綠傳銷組織不再集中住宿,其中一個據點搬到秦皇島海港區海怡學府小區12棟1單元13層某室。來自新疆哈密的王建民夫婦及其哥哥王建軍租住在此。

10月23日,新京報記者作為入會新人,被送到王建民處暫住。

雖然房間只有寥寥幾件家具,為了接待新人,王建民購置一張木床擺放在客廳,屋內還種了幾株花草。40多歲的王建軍躺在床上,看著寫在墻壁上的“賺錢模式”,兄弟王建民與其相互分析其中的利潤,顯得“自信滿滿”。

王建民一家負責對海怡學府小區內新傳銷人員進行宣講工作。

王建民作為“講師”,給新人的第一課就是講自己為何進入“組織”。今年年初,他剛來秦皇島時,哥哥王建華向他畫圖講解“投資2900元如何收獲130萬元”,“投資的錢雖然不多,但是要通過拉人頭才能獲利,這不是傳銷才怪,”王建民不信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當天夜晚,王建民趁人不注意,獨自買票回了新疆老家,從此和哥哥王建華暫停了聯系。但在今年8月份的一天,一張王建華擁抱數十萬現金、戴著大金鏈子的照片,勾起了王建民的欲望,他帶上媳婦和老父親,再次來到秦皇島。

在這一家人中,大哥王建華極具說話權,通過他的介紹,王家四兄弟加上其80多歲的老父親等6人離開新疆來到秦皇島,謀求“暴富”。

王建民經過王建華介紹加盟“平臺”,學習“純資本運作”。按照平臺內教授的邀約話術,不斷地邀約新人加入,獲取分成。

王建民一家也是“中綠傳銷”組織改名為“中國商務商會”后,發展速度最快的家庭之一。這個家庭里的最高“領導”王建華是傳銷組織的操盤手之一,行蹤難覓,即便是面對王建民等親兄弟,王建華的住址和關于其在傳銷組織內的具體工作,“也是不能打聽的”。

新京報記者發現,王建華所在的“中國商務商會”,屬于新興的“南派傳銷”。相對于以往以發展下線兜售實物、控制人身自由為特點的“北派傳銷”,南派傳銷以“純資本運作”、大打感情牌、暢談人生發財夢為最大特點。

60多歲的劉文君是“中國商務商會”傳銷組織里的老成員,10月23日上午,劉文君帶了一個名叫程嵐的新人,想請王建民講講課,看到記者和程嵐兩位新人,王建民很熱情、很爽快地答應下來。

10月23日,一名女“講師”在租住的房子里,給成員講授如何拉人頭賺錢。 新京報記者 吳江 攝

洗腦:“忍辱負重的突擊隊”

程嵐出生于1976年,家在四川大竹縣一個偏僻的村莊。一個月前,程嵐與丈夫感情出現問題,一氣之下獨自外出務工后結識劉文君,通過長時間的接觸,劉文君將程嵐介紹到秦皇島,視作下線,鼓動其參與傳銷。

新人會觀看傳銷組織的宣傳視頻,其中秦皇島圓夢園作為文化觀光區,卻被傳銷組織利用,曲解其中建筑的含義,號稱是國家暗地支持,暗箱操作的映射。公園里的潘長江和姚明雕像,也被曲解為兩人通過這個模式后成功的紀念雕像,以表示“平臺”暗藏的巨大潛力。

王建民告訴記者,圓夢園的一切都在映射著“平臺”的發展動態,是每個入會新人必定要去瞻仰的“圣地”。比如從“棺材”造型的火車站,寓意此地升官發財;圓夢園中的“石制沙發”,象征著“平臺”是以寢室、家庭為單位進行運作。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圓夢園曾就此發過嚴正聲明,指出有人盜取圓夢園的名義,涉傳銷之事。

在記者到來之前,傳銷組織的人已帶著程嵐游覽了圓夢園,向她介紹秦皇島的“運作熱潮”。整個過程中,傳銷組織的人員請程嵐吃飯、付車費,讓因感情問題離開家門的程嵐,在這里體會到“溫暖”。

在程嵐和記者動心后,王建民的工作則轉移到論證“平臺”的合法性上。

這是他必須向新人介紹的內容,他能從金融政策說到沿海城市的地域優勢,再從國家安危談到“平臺使命”。這一階段,要讓新人相信“平臺”背后是“有國家支持的”。而“國家支持”的原因是為了對抗“西方的經濟侵略,創造7億人口的中產階級”。

王建民的解釋里,還提出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不斷在經濟領域打壓中國,“平臺”在民間從事資本運作,從而富國強民,以對抗侵略。

為了佐證自己的觀點,王建民又舉例,“每月有超過500人的會議在秦皇島召開,從來不用報備,當地政府不知道?一定會知道。大量的資金流入銀行會不知道?會知道。大量的人用實名制購買車票進入秦皇島,會不知道?會知道。”王建民向記者和程嵐介紹,“這是國家在默許,國家特殊的政策在操控。”

“我們是得到政府的私底下支持的,是為了國家經濟忍辱負重的突擊隊。”王建民告訴程嵐和記者。

程嵐有些相信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服務條款 | 廣告服務 | 頻道合作 | 本網內容授權書
Copyright ? 1998 - 2013 www.Chnds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銷報道網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
竞足合买跟单